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服务 > 党员风采
服务莲乡扎根基层-记民革党员、 湖南省优秀县域律师张炯
发布者:webadmin     作者:侯正光    来源:   发布时间:2016-11-09

     “调解与裁判相比,其实更难。”这是民革党员、湖南力攻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张炯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。简单的话语中,感受到的是他整整15年来对律师职业和湘潭县家乡的热爱。

民革党员张炯律师_副本.jpg

 

     “我是从湘潭县走出去学习法律,而后回到湘潭县执业的湘潭人。从2001年由律所的老前辈带着办案子,到现在已经十多年时间,论挣钱肯定没在省城工作的同学多,但成就感我丝毫不比他们少。”作为县域律师,张炯承认,论专业领域的办案水平自己不如大律所的名律师,但论服务领域和办案数量,他却非常有底气。
    “或许上午还在调解一桩离婚案件,下午就换了正装为县里的机关干部上法律知识讲座,晚上则可能收拾行李赶高铁去广东为外出务工人员维权。”张炯笑着说,上学时候看香港电视剧,发现里面的律师在庭上舌灿莲花、口若悬河,可自己执业后才发现现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“除了上庭辩护,其他时间,只要与法律有关的事都有所涉及。”
    刚开始,张炯觉得自己特别累,“或许是心理有点失落吧,不过时间很短,随着业务熟练,接触的范围扩大,每办好一件案子,内心里还是窃喜的,毕竟学有所用,自己的兴趣与工作结合是件让人快乐的事。”
    十多年来,张炯走遍了湘潭县每一个乡镇,服务的对象从县领导到山村村民,“执业时间越长,越觉得咱们这种县域律师得样样都能来,那种狭义上的专业化是不现实的。至少全县范围内,各种类型的案子都得接得了办得好,加上打交道的人遍及各个阶层,在工作中还得学会用合适的方式去沟通。”
湘潭县是外出务工人员输出大县,相关维权案件多,尤其是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多。“这样的案子很多律师都觉得麻烦、难办,但我办了这么多年,已经养成了敢于接受挑战的性格,对如何依法维权也形成了自己的经验。”
    2013年,射埠镇的一位农民工由包工头组织到山西的工地打工,其间不慎导致高位截瘫。由于工程转包复杂,受伤农民工的赔偿要求无法完全兑现,在县委政法委协调下,张炯成为了替受伤农民工维权的律师。
    “农民工可怜啊,因为他们缺乏法律知识,没有法律意识,在雇佣关系方面存在不少法律上的瑕疵和漏洞。”抱着试试的态度,张炯找到工程有关企业协商未果,最后通过先走工伤鉴定前置程序,随后起诉企业申请赔偿。经法院审判,最终企业败诉,至2015年下半年,赔偿金100多万元已经到位。“必须强调一句,是法律在全力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,否则,靠我一个人也无能为力。但这件案子能办下来,比我自己得了一百万还有成就感。”
    张炯说,由于县域律师平时代理的案子案情相对简单,目前他每年独立办案数量在50件左右,“这在大城市的很多律师看来,简直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”张炯承认前些年他也动过“进城”的念头,“看到大律师们豪华舒适的办公环境,收入丰厚的高端业务,说不羡慕谁信?但冷静下来仔细想,我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我的家乡,离不开我的这方天地。报酬少点,就节约着用;办公条件差点,就多克服困难;工作忙点,就尽力做到劳逸结合吧。”
这些年,张炯不记得自己办了多少公益性质的案子,也不记得去过多少偏远乡村,更不记得为多少人普及过法律知识。“反正都是在服务桑梓,造福乡亲,能用自己的法律知识为他们多做点实事,对得起百姓,也对得起良心。”不过,张炯唯一觉得身为县域律师不方便的是,“因为身在基层,专业法律知识的学习氛围不如大城市浓厚,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    张炯希望,将来上级司法行政部门能针对县域律师的需求,多组织一些专家学者开班授课,“无论行政法、经济法还是其他领域的,我都想去听去学。我相信不久的将来,这些方面的法律服务需求一定会有,即使标的金额小一点,案情简单一点。毕竟,我们县级法律服务市场也在不断成长,到时候我们也能就近提供服务。”
 
分享到:
CopyRight 2006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湘潭市委员会版权所有
湘潭市双拥南路99号同舟大厦16楼 联系电话:0731-52818008(传真) 邮 箱:mgxtsw@163.com 邮政编码:411104
E-mail:mgxtsw@163.com 技术支持:海内互联 湘ICP备20008195号